他拿起一支钢笔,在西西里人面前的餐巾上写下三个汉字,“乌默它”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“你死亡的原因。”


亚洲面孔的教父站起身,“你不高兴吗?”他对着尸体轻声说,“我亲自开的枪。”

血漫到他的脚尖,“欲望不停地给予你警告,你却视而不见。”


他推开房门,跨过两条死狗,冲着跪地的女仆微笑,然后走出了别墅。


评论 ( 3 )
热度 ( 43 )

© MK | Powered by LOFTER